全国服务热线: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香港接受新华社记添加时间:2018-12-16 14:37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香港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

中国台湾网3月20日消息台湾当局“检察总长”黄世铭被控泄密案,台北地方法院21日宣判。黄世铭坚称无罪,曾表态若一审遭判决有罪就下台,判决结果备受关注。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黄世铭被控于去年9月5日,在司法关说案侦结前,两度将案情报告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遭台北地检署依“泄密罪”及违反“通讯保障及监察法”起诉,成为台湾司法史上首位因刑案被起诉的“检察总长”。

黄世铭的“检察总长”任期在4月18日届满,他曾说过若一审遭判有罪就请辞,不管如何判决他都无愧,也不辜负对民众的许诺。

报道称,本案主要争点在于,黄世铭向马英九及“行政院长”江宜桦报告是否构成泄密、违反“通保法”?黄世铭提供的项目报告检附当事人通话内容是否违反“个资法”?

法院审理时,黄世铭强调揭发“史上最大司法丑闻”,但司法关说案属于行政不法是“铁的事实”,他向马英九报告口头也未提到后续侦查作为。但北检主张,黄世铭报告马英九并非基于公益,扰乱“宪政秩序”又恣意曲解法律,造成政治动荡。(中国台湾网 何建峰)

户外运动与旅游不同。户外运动,是一种“抵抗城市”的方式。

作者:朱善杰 上海大学文化研究系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6-27

  有句话说“灵魂和身体总有一个要在路上”,还有句话叫“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在现实生活中,就有这么一群人,为了诗与远方,为了丰富的灵魂,而不断地行走在路上。他们就是户外大军。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这一大军中来。他们在城市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工作和生活,其中以中青年白领为主,也有部分退休人士。这是一群“身在城市,心在自然”的人。平时在城里忙碌地工作,一旦到了节假日,不是“宅”起来,而是走起来,有点儿像候鸟。
  对他们来说,户外是身与心的诗意栖居地,也是灵魂的归宿与寄托;户外运动,不仅是一种运动形式,而且是一种生活方式。只不过,这是一种“抵抗城市”的方式。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抵抗城市呢?这就需要先看看当代人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城市了。

  短暂离开
  中国城市正在继续高歌猛进。但负面的问题我们也可以列出一个清单:雾霾、有毒有害食品、冷漠的城市文化、工作压力大、竞争残酷、生活压力大,等等。而且它们在某种意义上结成一个共生结构,非常像美国哲学家马尔库塞所说的“合理性中的不合理性”。
  就在我写本文开头之际,一个同事给我电话,顺便提及最近单位组织员工体检的事,他说今年无勇气在体检中做肺部检查项目了,因为觉得自己肺里淤积的霾已很多,去年体检时医生就告诉他“双肺纹理很乱”,于是非常担心今年会出更大问题。但如不做的话呢,心里会一直犯嘀咕,可能更折磨人。他现正被此给困扰着,也犹豫着。
  一个去年冬天刚在上海买了房子的朋友告诉我,他这半年噩梦连连,几乎都是一些失业的梦、生病的梦,偶尔还会梦到悬崖,会在梦中哭喊,直到把自己吓醒。他慨叹道:“民生之艰,个中滋味,谁人能知?!”
  这大概就是为了维护城市社会的运转,一个人客观上所要付出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的代价了。城市把人都牢牢地吸附住,但是,很多人面对高耸的大楼和看似牢不可破的钢筋、玻璃、混凝土,就像鲁迅在《故乡》里所描述的“我”的生活那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这样的“我”,当然也就向往“闰土”那“海边的沙地”式的生活,想要短暂地离开。
  户外,毫无疑问,就是当下的一种“海边的沙地”了。
  一个每月都要参加一两次户外活动的朋友,在上海一所私立学校工作,她在单位是出了名的工作狂,但压力也特别大,每当其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她就要给自己减压,选择的方式是进行比较刺激的户外活动。她喜欢到全国各地未开发的山林中去探险、攀岩和速降,同时在条件比较险恶的野外环境里挑战自己的生存极限。她说自己已死里逃生过多次了,却深深地迷恋上了这种减压方式,否则就觉得工作无法承受,生活也无滋无味。她的感觉是户外运动越刺激、越惊险,越能达到放松身心的效果。

  放松身心
  户外是什么地方呢?显而易见,户外是一种自然场地。人在那里可以登山、攀岩、探险、徒步、溯溪、漂流、潜水、冲浪、野营等。
  户外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在那里,可以看见蓝天、白云、星空、大海、草原、高山、溪流、森林、植被、草甸等各种风景,可以呼吸到清新而含氧量高的空气,处处是天然氧吧,可以“洗肺”,可以暂时免去雾霾之害,可以喝到甘甜的溪水,甚至在有些地方还可以吃到天然无污染的农家菜,也能偶尔遇见朴实热情的当地人。
  户外是一片自由的天地。在那里,没有了工作的压力,也忘却了生活的烦恼,更不用想房贷的事情,可以完全地去放松身心,放空大脑,尽情享受一把无拘无束的生活。很多户外队伍里,没有同事,也没有熟人,人人都是通过网络报名而加入的孤独的个体,甚至不知道彼此的真实姓名,活动中都是用网名。由此,人可以享受到由陌生人人际交往方式而带来的一种自由,可以放下熟人间的面具,坦露真性情,甚至“为所欲为”。
  户外是一片静谧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了城市的喧嚣,也没有了光的污染。现在的城市,打造出的是一个个的不夜城,且互相攀比。丰富的夜生活,在不断地改造着人们的作息习惯,其中只是噪音和光污染就会影响很多人的睡眠质量。这都是不符合人体生物钟的,是一种被城市异化的后果。在户外的夜晚,无论是住农家还是搭帐篷,都是一种特别的体验。躺下后,可以静静地仰望无垠的星空,也可以倾听潺潺的溪水声。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户外运动与旅游不同。当下社会的旅游已完全商业化了,再加上休假制度带来的问题,造成每个节假日各个景点都是人满为患,旅游中看到的不是风景,而是人。这也是很多户外运动者拒绝旅游的原因。或许,正是国内旅游业的种种弊病,这几年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户外运动的快速发展。
  形而上地说,户外运动是一个追求诗和远方的行为。户外本身就是诗,就是远方,就是一片诗意的栖居地。人们可以在大自然的怀抱里重新拥有激情和理想,卸下城市日常生活中所戴的种种枷锁,过上一种轻松、自由、惬意的生活。
  形而下地说,首先,户外运动有独特的锻炼效果。虽然身体因运动量加大而很累甚至疲惫,但很多人要的就是一种被“虐”的感觉,甚至对有些驴友来说,不虐不欢,不虐不快,不虐不行,都在主动求虐。他们追求的就是一种刺激和痛快,一种身体的极端疲倦感和心灵的超然轻松感的并存状态,希望把在城市中积累的各种压力和吃进去的各种毒素都能随着汗液和呼吸而排出体外,从而加快新陈代谢,提高身体免疫力和各项机能。
  实际上,即使不求虐,不追求刺激,只是在大自然中攀爬与行走,也已对身体大有裨益了,像不少电脑族和“低头党”,都是在户外运动中不知不觉地治好了肩周炎、颈椎疼等慢性病。所以,很多人,一旦走起,就越走越远,再也停不下来。或许,这正是户外运动的魅力所在。
  其次,户外运动可以治疗情感之伤。当今社会,爱情和婚姻,都变得“且行且珍惜”,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在情场里受伤。有的人,受伤后会选择发泄与倾诉;还有的人,会选择沉默与孤独。后者中,大哭的有,沉沦的也有。这都治标不治本,而户外运动是一种对此治本的良药。因为,当人一旦走进广阔的天地,面对大自然时,心就会不由自主地澄明起来,豁然开朗起来,一切的轻与重,都拿得起也放得下了。
  一个有三年户外经验的驴友告诉我,她就是在爱情失败后的万念俱灭中,与户外运动相遇了,从此她在行走中不知不觉地就完全走出了人生的低谷。如今,她的性格比以前更积极向上,朋友都说她像变了个人似的,而往事对她已是如烟,被其轻轻地从指缝间就弹掉了。她说,正是在户外运动中,她学会了爱自己和如何爱自己,也学会了生活和如何更好地生活下去。
  再次,户外运动里从不缺乏友谊。人在野外生存,需要的就是一种团结、互助和合作的精神,这是户外文化的根本。记得有户外救援专家说过,户外运动中出了生命问题的,大多是些不慎走失的人。也许,人存在着一种心理补偿机制,在城市里得不到的或失去的,往往能在户外活动中出现并拥有,比如友爱、关心、团结和互助等。当然,个别自身难保的非常极端的情况除外,那时已完全无法用道德眼光来审视与评判了。
  现实中,普遍发生着的是一群素不相识的伙伴,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走到一起来,在野外有限而艰难的生存环境中相互鼓励、相互帮助,在同舟共济的过程中结下了深情厚谊,有时还是一种生死之谊,更弥足可贵,也值得终生珍惜。
  此外,户外运动中会有爱情的邂逅。在户外,人性中率真的一面往往容易毫无掩饰地流露出来,这是环境和心态决定的。因此,户外是认识一个人性格和品行底色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和场所。在困难中形成的互帮互助的友谊,有的就慢慢升华了,进而超越了友谊,成为爱情,甚至造就一段美好姻缘。
  一个户外机构的负责人告诉我,她从事户外组织工作已有六七年,在此过程中,见证了数不清的爱情,也见证了很多人最后走向婚礼的殿堂。有人戏称她为“户外红娘”。她说,其实自己并没有做啥,在户外中赢得爱情和婚姻,全是靠个人人品的大爆发,户外本身是红娘,而她最多算是半个。

  人生意义系统
  在户外活动中,人可以享受到自然和乡村的好处,并摒弃城市的部分坏处。但如让城里人一直待在户外,可行吗?一般来说,不行。否则,那就是隐居了。
  所谓户外运动,一般指的是生活和工作在城里的人,选择去自然场所进行休闲或度假。他们一边离不开城市,享受着城市所带来的现代、方便和就业机会,另一边又离不开户外,享受着那里丰富的自然资源。可以说,这是一种鱼和熊掌兼得的活法,只是城市生活和户外运动互为鱼和熊掌罢了。但对有些驴友来说,户外运动显得更重要,因为他们要通过它来建立一套人生的意义系统。
  城市对人的严重异化,最终导致的是现代人的身心割裂。而一个健康的人,是需要身心统一的。不得不承认,人除了有人性,还有神性。可是,在城里,人性是被压抑的,神性更无从谈起。因为,人往往役于物,累于心;整天面对的是一个消费世界,不断地工作、挣钱和攒钱,为的是不断地消费;也面对的是一个个“物—物”的循环结构,形成的是一个物质主义的生活链。所以,在此过程中,人的行为是很难“走心”和与灵魂对话的。
  而不断地买买买,买到最后会发现,很多物品根本用不上,消费行为本身只是在不断地制造着生活垃圾,接下来需要的就是“断舍离”。否则,人就会在物的堆积中感到压抑、郁闷、空虚甚至虚无。应该说,当今社会,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是对消费主义生活方式的一个有力纠偏。
  而户外运动,正是践行一种极简主义生活方式的,努力让人不役于物及物欲,从而获得身的轻松、心的解放和灵魂的自由。这样,人在户外构建起来的是一种自觉抵抗城市及其消费主义并主动避免役于物及物欲的人生意义系统,这就在试图打破当下消费主义文化对人生意义系统的侵蚀甚至建构。
  人是自然之子。在过去多年已徒步走过全国各地很多地方的一个老驴友,心中一直念想的是一定要穿越鳌太一次。在户外界,众所周知,鳌太穿越是国内最危险的户外路线之一。等他成功穿越回来后,我百思不得其解地问:“全国这么多好玩的地方,你为什么非要冒那么大险去穿越鳌太不行呢?”
  他慢条斯理地说:“你有所不知,穿越在中华龙脊上,是在这个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没有的一种生命体验,对我来说,穿越鳌太是建构我生命意义的一部分。鳌太有一种神性,不上去的人是无法感受到的;而上去的,又无法说出来。所以,从太白山下来以后,我的人生意义才是完整的。”
  人是地球上的过客。同理,城里人也只是城市的匆匆住客。城市,不是人生命的最终归宿,只是人生在某个阶段的谋生场所。大自然才是人最初来处和最终归处,而“乡村”才是人的文化之根与灵魂之根。就此而言,户外,就像鲁迅先生在杂文《过客》中所说的那个“前面的声音”,一直在呼唤着“客”不停地向前走。

  探险而非冒险
  当“户外”成为城里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后,也就具备了某种日常性和持久性,不再是一锤子的买卖了。虽然人在探险中,释放的是人类的好奇心和探索精神,使人有机会走近大自然,拥抱大自然,了解大自然,但不应是一种盲目的冒险。
  当下中国,户外运动才刚刚兴起,远未成熟,一些与之有关的应急、救援系统和网络都还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也缺乏户外救助的系统性的社会经验。同时,户外运动的组织,当前基本上还是以“散户”的方式进行的;而已成立的一些经营户外活动的机构,有的资质还欠佳,水平不达标,有的甚至连成熟的领队和向导都还缺乏。
  因此,有“户外”想法的人,不能盲目跟风,看着人家走起,自己也就匆忙上路了,这样太危险了。一旦出现大的危险,不仅自身遭罪,还会耗费太多本不必要的社会救援成本。而户外运动,毋庸置疑,是探险,而非冒险。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权衡自己的身体素质,看能否胜任再出发。如果能,要在出发前做足功课,备足装备和器材,有备而行;同时选好队伍,不要独自出发。这才是真正的户外人应该具备的户外素质和应有的户外精神。只有这样,户外才是安全的、美好的,也是可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